云天励飞陈宁:现实版天眼系统解救被拐儿童儿子叫我Superman 纵

2019-05-27 03:00 分类:新世纪娱乐平台 来源:admin

  2016年度中国创客陈宁于2014年创立专注人工智能视觉的云天励飞,成立之初,公司就设立一个明确的目标:打造一实版的天眼系统。但当时人工智能还不像今天这样得到认可,投资人经常问他,人脸识别真的成熟了吗?可以用在大流量、逆光、遮挡中进行检索吗?陈宁无法回答,因为全球还没有一个城市落地这样一套系统。

  在4月2日寻找中国创客第四季启动峰会的纵横演讲环节,陈宁表示,经过公司三年时间的努力,目前已经在深圳搭建出现实版的天眼系统。深圳两万民警使用的警务云终端上,有一款他们公司打造的深目动态人像APP,通过这款APP,只需要两秒钟时间,民警可以定位任何一个犯罪嫌疑人。

  2014年,我跟几名海归士从美国回到深圳,在深圳创立云天励飞。成立之初,我们就设立目标,希望打造一套系统可以实时定位任何可疑人员在城市中的活动轨迹,这就是大家在科幻电影中看到的天眼skyeye。经过三年时间的努力,我们已经在深圳搭建了这样一实版的天眼系统。

  在深圳两万民警使用的警务云终端上,有一款它我们公司打造的深目动态人像APP,通过这款APP,只需要两秒钟时间,民警可以定位任何一个犯罪嫌疑人。

  通过运用深度学习的算法处理技术以及海量深度检索的秒级大数据技术,可以做到从深圳的机场到地铁,从南山到龙岗、坪山等区域,整个城市的跨区域级活动轨迹的深度监控。

  在这个领域的创业过程当中,我们也经常被质疑、被误解,甚至受到了一系列攻击。我记得在2014年,当时人工智能还不像今天这样得到认可,当时投资人问我们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人脸识别真的成熟了吗?可以用在大人流量、逆光、遮挡中进行检索吗?我们无法回答,因为全球还没有一个城市落地这样一套系统。

  第二个问题更加尖锐,一支海归创业的士团队,要怎么去拿下公共安防领域这样一个壁垒极高的市场,产品和市场模式又如何复制到其他地区?我们也无法回答,但我们还是低着头靠自己的产品来证明了自己。

  在过去一年不到的时间,这套系统已经被复制到了全国20多个省市和地区,包括北京、上海等地的一些重要区域,跟随着“一带一路”的进展,正在被复制到、马来西亚等一系列周边国家。

  我们从2014年回到深圳,怀揣着梦想开始了创业,其实慢慢地我们发现,创业是一条不归路。在我看来,创业最怕的就是不专注、不聚焦。

  如果去搭建一个平台什么都能做,往往会发现是漂在水面上而永远无法落地,但是聚焦意味着风险,意味着,一旦错了,可能又是万劫不复。

  刚开始我们去做人脸识别,面向公共安全领域应用的时候,我们听到所有公安人员的需求就是抓嫌犯。比如在一个摄像监控的后台,放上上百万的嫌疑人黑名单,只要可疑人员一出现,系统马上就要能发出警报,并传递给警员实施行动。这是所有公安部门的刚需求。

  但是当我们团队扛着摄像机,跑遍布深圳龙岗区公安分局的大街小巷,跟民警去打磨测试的时候,发现要满足这个需求并不容易。有时候即便系统报警,警员也没有办法马上出警。

  我们只能慢慢去采集人脸数据,通过集中数据做检索,陆陆续续地从中探索出一些非常有趣的案例。

  去年,我们有一个获得公安部嘉的案例:一个派出所民警发现辖区有一个小伙子七进七出派出所,每次偷了自行车被抓进去,因为涉案数额不高,每次只能教育后又放掉。

  我们的工程师开发了一套“一人一档”的管理系统,把这个可疑人员的档案放到了动态人像跟踪系统里。三天后,系统发现他又骑了一辆新的自行车在辖区内晃来晃去,这次派出所没有去抓他。

  第二天他把车骑到了一个修车铺,交给了一位修车人员,并且收了200块。这个疑似销赃者的修车人员也被建档,列入了系统黑名单。

  过了几天,系统发现龙岗区又有一个小伙子骑着自行车去找这个修车铺的人交易,第三条记录又有了,就这样,陆陆续续积累了很多可疑人员的涉案信息。三个月之后,警方抓获了312名涉案人员,一下子把龙岗区涉嫌偷车的人员打掉了一大半。

  他们之间不是一个团伙,而是松散的有着某种社会关系的不法人群。只有通过人工智能技术才有可能把他们挖出来。

  创业过程中,所有业务上的困难,其实都可以通过团队坚持不懈的努力解决,但是对我们创始团队来说,内心里最难解决的部分就是几乎错过了孩子成长的每一个环节,我们都是海归的创业团队,家庭很多都还在美国。可能每两个月才见妻儿一面。

  刚刚过去的几周,我虽然人在深圳忙工作,内心却因为挂念大洋彼岸的家人而万分煎熬。家人所在的城市是一个不到100万人口的美国小城,在上个月的后两周时间里,这个城市收到了六个随机的邮包炸弹,并且全部都被引爆。家人身处在那样一个非常不安全的环境里,我却不能陪在他们身边,内心非常愧疚和焦虑。

  2017年1月,农历除夕的前一天,深圳有一个三岁的男童被拐走,通过这个系统,警方仅用三个小时就定位了嫌疑人,最终把小男孩从武昌火车站解救回来。从他被拐卖到回到父母怀抱,整个过程仅耗时15小时,这就是人工智能神奇的地方。众所周知,这种拐卖或绑架案,一旦离开事发的城市,孩子可能很多年都很难被找回来,背后就是一个个支离破碎的家庭。而我们的这套系统已经在深圳找到了数百名被拐卖或者走丢的儿童。

  在去年寒假的时候,我的几个孩子回到了深圳,我带着他们到公安局看了一下我们设计的“天眼”系统,给他们讲了上面的故事。

  我五岁的儿子听到这个案例之后,给我起了一个名字“Superman”,这个名字在我内心激起了很多波澜,从某种意义上也安抚了我对他们很深的愧疚。

  也正是儿子给我的这个“Superman”称号,让我意识到了创业的意义,不远万里海归创业的价值,以及技术型创业的终极目标,那就是用颠覆式创新的技术,用谦卑的心态和工匠精神,打磨出一款又一款创造社会价值的产品。